专访九合创投创始中国人体艺术网人王啸:AI已过单纯靠技术和算法的红利期

原标题:专访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AI已过单纯靠技术和算法的红利期

“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已经进入下半场,单纯靠技术和算法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人工智能行业正从纯技术创业向行业深度结合转变,寻找行业场景的落地。面对BAT等巨头的进入,创业公司需要建立起行业壁垒,包括技术壁垒和行业门槛。”近日,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趋势做了上述评价。

王啸

王啸是创而优则投的典型代表之一。他是百度创始团队成员,被称为“百度七剑客”之一。2011年,纯技术出身的王啸在看到移动互联网的趋势后开始转型,跳出百度带领团队做天使投资,之后成立了早期投资品牌“九合创投”。

“当时我判断移动互联网肯定是趋势,智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绝对是一个大的机会。当你在一个大的浪潮下面,其实随便做做都能做得挺好的,因为浪潮会推动你往前走,所以我做投资是一个借船出海借市事,非常简单。就是这个事太好了,你没能力也没关系。”王啸说。

经过近10年的发展,九合创投目前管理超过15亿元的资金,已投200多个项目,IRR、DPI、下一轮融资率等数据均位于早期投资领域的前三名。

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中国人体艺术网,这位技术出身的投资人不仅聊了九合创投的投资原则中国人体艺术网,也谈到了当下人工智能发展浪潮下自己的一些判断。

击鼓传花的买卖不做

如果你翻看九合创投的投资名录中国人体艺术网,你会发现这家做早期投资公司往往会被外界贴上“技术派”、“重投后”的标签。这一点与王啸的技术出身气质有关。

在百度时,王啸是百度最早的五个工程师之一,也百度内部开发产品最多的人。他在百度内部做了很多的尝试,从工程师到技术管理、产品管理再到事业部总经理,不同的身份变化,让王啸对技术,趋势判断有着比别人更深刻的理解。

这些特质也被带到了九合创投的投资中。王啸称,投资虽然看上去很复杂,但是依然会有规律可寻。九合创投内部对于项目的评估主要分成四个维度,即“3 1”。

第一个维度是趋势,最简单理解就是所投项目是不是一个变化的市场,有没有结构性的变化。 “如果能找到底层变化的规律,前瞻性的看到一些机会,是非常重要的。”王啸说。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王啸的团队投下了36氪、下厨房、新片场、青云QingCloud等项目。

第二个是团队,即团队跟这个项目的匹配度是不是相符。九合创投会对团队创始人的履历、背景、对创业的认知,创始人禀赋跟创业事情的相关度,团队其他人的互补性,历史上是不是确实是一个做成过事的人,领导力等进行评估。

第三个是数据。在王啸看来,有一些数据能够表征这个企业所做的事情,比如行业的认可度,行业有多大的玩家跟它有战略协同度,或者说他有多少用户等等。

第四个就是看行业竞争态势,即这个行业中有没有头部玩家,还是说是个新市场,是否已经形成竞争格局。如果这个行业够大,未来的天花板足够高;而它在行业当中位置够好,王啸认为就值得投资。

除了“技术派”外,九合创投的另一个标签是“重投后”。“投后管理其实是投资机构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只是一般早期投资机构不具备这个能力,但是九合比较重视为被投公司赋能,帮助他们成长、创造价值。”王啸称。

基于九合创投合伙人的背景,九合通常会在公司方向性、融资节奏上给予所投公司帮助和建议,同时也会给予资源对接,例如技术上的人才推荐等等。

“但总体上,我们讲究‘无保留、有分寸’,对于创业者的需求无保留的支持,但是帮忙不添乱。”王啸告诉澎湃新闻。

对于九合来说,“3 1”模式是对创业项目的底层判断逻辑,在这个框架下,九合还有绝对不会投的一条原则:击鼓传花的买卖不做,即拒绝模式创新的投资。

“模式创新是创造一个模式概念,融很多钱,然后不断地把数据累积起来,然后再融很多钱,最后击鼓传花,也许成了,也许就败了。从本质上来讲这种击鼓传花是浪费社会资源,虽然也能赚到钱,尤其对于早期投资来讲反正就是攒局,攒完局让别人接盘,前面成本低。但是我们觉得这种事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价值,九合还是希望做那种从本质上来讲就是有价值的事,这样自然就有商业价值。”

看好5G 人工智能

沿着技术的底层逻辑和驱动力投资,让九合即使是在 “双创”大潮时,也保持着自己的投资节奏。

“因为行业是有规律的,就像算术题一样。比如说企业服务市场,移动互联网 云计算 企业端对效率的提升,加上人工红利的下降,现在企业必须利用系统来降本提效,那就可以推出企业服务这个领域未来会有爆炸性的机会。”王啸说,“这种推演的逻辑很简单,关键是找到判断的基础。”

走过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和爆发,如今,九合创投已经将自己的重点布局在5G、AI、IoT在内的新技术主题。据悉,九合在5G相关领域投下了诺领科技、泽声等项目,AI领域投资了Airdoc等,IoT领域的投资案例包括矽速科技、国讯芯微、Momenta等。

谈及当下的投资热点:人工智能和5G,王啸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5G会带来一波机会, 5G再加上人工智能,就能够改变某些产业当中的部分,有些科技型公司能出来。

“为什么美国人特别担心这个事?本质上因为在5G上面会长出一些特别厉害的、技术型科技型公司,依靠‘5G 人工智能 数据’翻盘,诞生一批变革性的公司,从低端制造转变成为高端制造业了,我们就可能反超美国了。”王啸称。

对人的评估是最难的

尽管拥有对行业的基本逻辑判断,对趋势的前瞻性想法,但对于早期投资而言,风险依然存在。尤其是早期投资,需要一个相对长时间来观察。

王啸认为,做早期投资有三个关键性的能力:业务方向的判断能力、对人的判断力和耐心。“如果没有耐心是做不了早期投资的,从第一笔投资到最后退出,至少需要5-10年的时间。而在整个投资逻辑判断的过程中,对人的评估是最难的。”王啸说。

人的成长千变万化,而且人的本性也很难看透。遇到压力的时候会怎么样,见到钱会怎么样,公司做的风生水起了,这个人会不会飘,遇到困难了会不会掉头就跑了,有没有坚持等等这些,在早期投资其实看不出来。回顾过去近10年的投资,王啸认为整体还算顺利,每期基金业绩都不错,也算比较稳定。

在采访最后,王啸还谈到了上海的科创气质。“上海本质上来讲,比起北京和深圳,没有那么激进,因为它的文化导向是更偏向于职业经理人的导向,外企文化氛围更浓厚一点。各项政策、法规、法治程度都比较高。另外上海在区位、产业和商业环境有优势,因此,我们投了一些跟新消费相关的企业。”王啸说。

原标题:她是冯巩的“女儿”, 33岁却长了张17岁的脸, 老公因她不接吻戏

原标题:重庆希尔顿酒店被摘星:没有五星的水准 仍按五星赚钱?

原标题:电池容量将提升到4500mAh?华为Mate 30 Pro电池曝光!


2019-08-23 13:17admin admin 点击